有奖测试,60秒测出您的物联网部署瓶颈

Kevin Kelly解读人工智能狂热:破解超人类人工智能的五个假设

瑾年Invader 中字

我听说未来的计算机人工智能会变得比我们还要聪明得多,它们将夺走我们所有的工作和资源,而人类将会灭绝。这是真的吗?

1493351835334023346.png

这是我每次谈论人工智能时最常碰见的问题。提问者是认真的;他们的担心部分源自于一些会问自己同样问题的专家。这些人都是当今世上中最聪明的一部分群体,比如史蒂芬·霍金、埃隆·马斯克、马克思?泰格马克(译注:Max Tegmark,MIT 物理学家,著有《平行世界,平行生命》)、萨姆·哈里斯(译注:Sam Harris,《自由意志》一书作者、神经科学家、哲学家)和比尔·盖茨,而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很可能是真的。最近,在一个有关人工智能问题的讨论会上,一组由九位最知名的人工智能大师组成的专家小组一致认为,这种超人类智能是不可避免的并且离我们并不遥远,可在这里查看他们的讨论:

然而,超人类人工智能接管人类的情况是有五个假设作为前提的,如果一一对其进行检查的话会发现它们并不基于任何证据。这些说法在未来可能是真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作为依托。即将成真的超人类智能背后的这些假设是:

blob.png

如果对一个超人类人工智能接管人类的预期是建立在五个没有证据基础的关键假设之上,那么这个想法更类似于一个宗教信仰——一个神话(myth)。在下面的段落中,我分别扩展了对这五个反假设的证据,并举例说明,事实上一个超人类人工智能就是一种神话。

关于人工智能最常见的误解始于对自然智能的普遍误解。这种误解认为智能是单一维度的。大多数技术人员往往以 Nick Bostrom 在他的书《超级智能(Superintelligence)》中所使用的方法——作为表示幅度增加的一个逐字的单维线性图——来描绘智能。其中一端是低智能,比如某种小动物;另一端是高智能,比如一个天才——就好像智能是一个以分贝来表示的声音大小等级。当然,之后就很容易进行延伸想象,智能的响度继续增长,最终超过我们自己的高智能,成为一个超越人类的超级响亮的智能方式——一声咆哮!——甚至可能越出图表的范围。

这种模型的拓扑结构相当于一个梯子,因而智能的每一个梯级就是一层层地递增。劣等动物位于我们下面的较低层,而更高级别的智能(也即人工智能)将不可避免地超越我们而登上更高的阶梯。这种情况发生的时间尺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排名——这是智能增加的指标。

blob.png

这个模型的问题在于其本身是虚构的,就像进化的阶梯。在达尔文之前人们假定自然世界有一架生物存在(being)阶梯,其中低等动物居于人类下面的阶梯上。即使在达尔文之后,一个非常普遍的概念是进化阶梯,其中鱼类进化成爬行动物,然后进入哺乳动物阶段,继而进化为灵长类动物,最后进入人类阶段,每一次进化都比之前更加高级(当然也更加聪明)。所以智能的阶梯与存在的阶梯是平行的。但这两种模式都提供了一个完全不科学的观点。

blob.png

一张更精确的物种自然进化图是一个向外辐射的圆盘,就像由德克萨斯大学的 David Hillis 首次设计的这张图(上图)那样,它是基于 DNA 的。这个深度宗谱曼陀罗以最原始的生命形式从中间开始,然后在一段时间之后向外分支。时间向外移动,使得居于该星球上最近期的生命物种构成了此圈圆周的周长。这幅画着重强调了一个难以理解的进化方面的基本事实:现世存在的每一个物种的进化程度都是相等的。人类与蟑螂、蛤、蕨类植物、狐狸和细菌一起存在于这个外环上。其中的每一个物种都经历了一个跨度三十亿年的成功繁殖的完整链条,这意味着现在的细菌和蟑螂与人类的进化程度是同等高级的。并不存在阶梯。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